托福资讯

> 托福新闻

对不起!我做过托福枪手!——考生日记1[返回列表]

  • 时间:2017/05/08
  • 阅读:2679

2017年5月5日,阴,上海

那条新闻出来以前,我还在微信上跟同事商量中午吃什么。

我是上海一家培训机构的老师,主教托福写作和口语,还不错的大学英语本科毕业,一直以此为生,今年是第五个年头。

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,我没有房,没有车,没有女朋友,也没有宠物(如果厨房的小强不作数的话),租住在上海市区的老破小里,单人间,不到10平方,月租2000块,上个礼拜房东暗示我要涨价,不然就把房子收回去。我带着媚笑,装作似懂非懂的样子应付着,另一边盘算着下一步去哪里。有些时候,夜半梦醒,我也会十分怀疑自己是不是存在于一个真实的世界,读书,毕业,谋生,一切都好似程序设定般进行着,只有我无力抵抗。

30年前,我出生于中部一个四线城市的郊区,或者,用媒体的话来说,城乡结合部,一个在魔都电视节目里,充斥着犯罪与愚昧的地方。我的父母都是很普通的工人阶级,受益于90年代的经济改革,在我小学的时候双双下了岗,此后一生不得不出卖自己的体力换取生活所需。父亲在老家做出租司机,每月收入3000-4000元,不敢请假,不敢生病,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去城市的另一头上班,一日三餐草草地对付了事。母亲在市区的个体商店里打工,擦擦桌子拿拿东西,比父亲幸运地多了一天固定假期,好在家里操持家务。对于他们来说,阶级固化,上升渠道,经济泡沫这些都是陌生的概念,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大学毕业后,并不能实现他们振兴家族的希望。

直到现在,我的母亲还一直期盼着我带回一位知书达理,温柔贤惠的姑娘回家,虽然我心里很明白,这种青蛙变王子的故事太难太难,良知让我不愿拖累任何一个姑娘,但我嘴上总是应付着,保留一个普通母亲最低微的期望。在现在的情感专家眼里,我这种“原生家庭”,是万万嫁不得的吧。祁同伟贵为厅长尚且要被千刀万剐,何况我和祁厅长之间相隔100个王宝强。。。


先登托福代报

先登托福代报客服QQ:945771228

先登托福代报客服QQ:874611048

微信客服